西方涉华舆论失真必将失信

法国《新观察家》报的记者高洁,因在反恐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在2015年12月18日发表的文章对中国反恐政策大家批判与歪曲,并美化针对中国恐袭的恐怖分子,最后遭到中国外交部的驱逐,2016年1月1日她悻悻然离开中国。

原标题:西方涉华舆论失真必将失信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该事件引发欧盟和法国的关注,并为此发表了声明,欧盟的声明如下:

近日,中国国际电视台先后播出两部以新疆反恐为主题的英文纪录片,受到国内外观众的关注,但惯于炒作各种涉疆新闻的西方主流媒体竟对此集体沉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就此质问西方主流媒体以及美欧那些抹黑中国治疆政策的人“良心没有受到任何谴责吗”?

中国事实上驱逐《新观察家》报记者高洁女士一事,引发了关于中国对新闻自由的承诺的质疑,并与中国在人权理事会最后一次普遍定期审议中的承诺相违背。欧盟支持言论自由和媒体独立的原则,认为其是每个自由社会的基石。欧盟呼吁中国当局重新审视这一决定。

在新疆的事实和真相面前,西方主流舆论选择性“失明”“失聪”“失语”。他们经常宁肯轻信“东突”暴恐和反华势力的谎言,也不愿探究和正视最基本的事实真相。他们有意无意地把中方在新疆的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与侵犯人权划等号,把中方的反恐维稳污名化为压制宗教自由。事实是,目前新疆已3年没有发生一起暴恐事件。这就说明,新疆采取的去极端化和预防性反恐措施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效果,既防止了无辜生命受到暴恐势力的威胁,也为新疆的发展创造了稳定的环境,当地各族人民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得到很大提升。

观点

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的基本人权。新疆的反恐斗争和去极端化工作最大限度保障了各族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是对人权的最好保护。这种标本兼治的反恐措施也为国际依法打击和预防恐怖主义提供了有益经验,是对国际反恐事业的重要贡献。西方舆论热衷炒作的所谓新疆问题实质上不是他们所标榜的什么宗教、人权问题,而是反分裂、反暴恐问题,是寻求新疆长治久安的问题。西方主流媒体和美欧一些政治势力对新疆依法依规打击恐怖主义、保护人权的努力视而不见,对新疆当前日益改善的经济、社会、民生环境视而不见,反而歪曲中方反恐和去极端化努力,这是在反恐问题上搞典型的双重标准,是在拿宗教、人权作为幌子,诋毁中国。这种做法一方面加深了西方公众对中国的误解,另一方面也是为虎作伥,助长了“东突”暴恐势力的气焰。

面对高洁歪曲中国,美化针对中国恐袭的恐怖分子,中国行使合法权力予以驱逐,却看到欧盟这样一份声明,作为中国老百姓,看到后第一感觉是——欧洲人是不是疯了?

纵观西方涉华舆论,这种选择性“失明”“失聪”“失语”不仅仅发生在涉疆问题上,在香港、西藏等种种问题上也是屡次出现。这种现象折射出的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傲慢与偏见,其症结在于一些西方舆论试图站在道义制高点上,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视为“异己”,带着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看待中国,把在人权、宗教等问题上质疑、抹黑中国变成了政治正确。特别是在日益将中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者”的大背景下,美国更是越来越多地借各种涉华问题诋毁中国,近来在涉华言行上歪曲事实、绕开事实的频率明显加大了。

巴黎恐袭,受害者的血迹未干,中国同情和支持他们的声音犹在耳畔,他们却对中国反恐实施双重标准,并同情在中国实施恐袭的恐怖分子,他们置中国百姓的感受于何处?别忘了,就在一个多月前,中国政府和元首就巴黎恐袭第一时间对恐怖分子进行谴责并对受害者予以慰问,中国上海东方明珠大厦为对法国表示支持,还打出了法国国旗的颜色以声援法国人。然而,法国政府、欧盟却以这样的态度对待中国的老百姓,真是岂有此理?中国人有句成语叫“投桃报李”,他们可好,”投桃报屎“!如此岂是西方的文明之道?当然,这事也再次证明,当时东方明珠亮灯岂是就是自作多情了,正所谓过犹不及,现在反观有些自我作践。

是非曲直自有公断。西方涉华舆论失真,就必将失信。令人欣慰的是,西方仍有不少公众和有识之士在涉华问题上发出了比较客观、公正的声音,对西方主流媒体和一些政客的涉华错误言论提出质疑。更为关键的是,新疆的状况怎么样,中国的人权状况怎么样,只有新疆2500万各族人民群众最有发言权,只有14亿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

永利皇宫手机版,那么,为何西方人一直是这样的双重标准呢?根本原因在于,西方人在政治上一直就是双重标准,哪怕我们经济合作已非常深入,他们在政治上依然与中国距离很远。就像中国9·3国庆阅兵,西欧国家一个领导人也没有出现。由此说明,西方人在政治意识形态上并未有大的改进,只因中国近些年经济实力强大了,他们才不得不在针对中国的问题上谨言慎行,这只是形势比人强,并非他们真的就政治意识形态上亲近中国,这一点我们依然要保持清醒头脑。

尊重事实,秉持客观、公正、非选择性立场,不将人权问题政治化和搞双重标准,这才是西方主流舆论在涉华问题上避免“良心遭到谴责”的正确途径。

那么,该如何对待西方人的双重标准呢?外交抗议吗?非也。事实上,他们不但不会在乎别国的外交抗议,有时甚至当成一种笑话。他们有时也在意诸如中国这样大国的外交抗议,但那也不是因为他们内心真的改变了,而是基于中国国家实力的增强不得不调整。

(责编:杨光宇、岳弘彬)

永利皇宫手机版 1

那么,该如何对付西方人的这种政治傲慢?在占豪看来,方法很简单:让西方媒体、政客听到中国老百姓的声音。

过去,我们太过看重息事宁人,担心破坏与西方的关系,我们政府层面并未向西方有效传递我国百姓的声音,甚至很多时候是尽量削弱民间的声音。我们的主流媒体,基本是跟在西方人屁股后面,在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方面往往分辨能力较弱,甚至会将不少西方抹黑、歪曲、恶心中国的报道按照西方的逻辑在中国的舆论环境中传播,迷惑民心。我们面对西方,在舆论战方面几乎完败,西方人根本不在乎我们媒体的声音,甚至有时候也不在乎我们政府的声音。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他们看来,中国的老百姓是被政府压制的,中国的舆论是被政府控制着,政府和中国媒体所说根本不代表中国老百姓的声音,所以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歪曲、抹黑甚至是攻击中国,可以嘲笑、无视中国媒体的观点,可以无视我们的舆论······

如何搞定他们?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让西方的政客、媒体,真真正正听到中国老百姓的声音,看看中国老百姓是如何看待西方媒体、政客的。当他们突然面对中国的公众的时候,他们会感觉到胆怯和畏惧。因为,中国的人口是他们国家的一二十倍,这种舆论压力将会直接让他们喘不过气。当他们真的听到了中国老百姓的声音,他们才会有真正的敬畏。

在这方面,遇事政府只需要明确立场,依法行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至于舆论,让我们的老百姓的声音通过舆论传达到西方政客、媒体和民众的耳朵里,让他们听听中国人民的声音,当他们听到了,他们以后自然就会有所顾忌了。

在这方面,主流媒体应该担负起责任,多从民间、底层找到老百姓的声音,然后让这些声音去淹没西方媒体的聒噪。否则,只是办公室里喊几句口号、拍几下脑袋,是不可能对付西方那种看似自由化、实则有控制和指向的舆论战的。

事实上,什么时候西方政客、媒体,真的感受到中国老百姓力量的时候,他们才会真正的重新审视自己,重新正视自己的态度,他们的意识形态里的偏见才会少一些,因为谁也不想得罪十三亿人这么大基数的舆论。也只有到那个时候,我们与欧洲人的交往才能更加顺畅,才能既发展经济关系,又能很好地推动政治、文化关系的发展,才能真正推动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彼此尊重与逐渐的融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