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发射全景:飞向太空中的中国宫 _科教成长_好文学网

深秋,从巴丹吉林沙漠腹地吹来的风,已有了不少寒意。

新华社甘肃酒泉10月17日电 题:飞向中国宫
飞向新梦想——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发射全景实录

不远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发射场上,雄伟高大的垂直总装测试厂房,与通体粉刷成淡蓝色的发射架遥遥相望……这个曾经的导弹试验靶场,如今已崛起为一座现代化的航天城!

新华社记者曾涛、李国利、王玉山

大漠航天人的血脉里,永远跳动着忠诚报国的红色基因

太阳还未跃出地平线,但微光已照亮戈壁大漠深处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

靶场创建之初,生存条件极为恶劣。“蓝天做帐地当床,黑河边上扎营房,三块石头架口锅,咸菜盐巴就干粮”便是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

在过去的10多个小时,这座聚焦了亿万目光的航天城,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20世纪60年代初期,前苏联政府突然单方面撕毁协议、终止对华援助,并撤走全部技术专家,我国导弹航天事业面临着在襁褓中夭折的巨大危险。

17日凌晨4时45分,执行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行任务的航天员景海鹏、陈冬从问天阁出征。

外国人能干成的事情,中国人也能干!1960年9月,在前苏联专家撤走后的第17天,就成功用国产燃料发射了我国第一枚苏制近程导弹;同年11月5日,前苏联专家撤走后的第57天,又成功发射了我国第一枚自行研制的地地导弹;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升空,茫茫太空第一次有了“中国星”。

属于中华民族的又一次飞天之旅即将开启。

2000年11月,神舟二号发射任务进入到决战决胜的关键阶段。

绿色的发射塔架上,58.3米的长征二号F火箭静静矗立,等待着把飞船送入太空。

此时正值一年一度的老兵退伍工作全面展开之际,发射测试站205名老兵,即将脱下军装,离开自己工作了多年的发射场。这些退伍老兵,大部分参加过神舟一号发射任务,不仅技能娴熟,而且经验丰富。

这是神舟飞船的第11次飞行。

一边是即将实施的飞船发射任务,一边是归心似箭的退伍老兵。面对两难局面,发射测试站的领导一时手足无措。

1999年11月20日6时30分,神舟一号在这里发射成功,完成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首次飞行。

就在站领导为人手紧缺的问题一筹莫展之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205名退伍老兵集体向站党委递交请战书,决然表示:“推迟退伍,津贴一分不要,一定把神舟二号送入太空!”

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十一号,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在过去的25年走完了“三步走”战略的大半征程。

接过205份饱含深情的请战书,时任站长王福通和政委段勇的眼角突然变得湿润起来。

“30分钟准备!”7时许,发射任务零号指挥员王洪志的口令从广播传向发射场每个角落。

2001年1月10日,神舟二号发射升空。不久之后,205名战士登上火车,光荣返乡。

与此同时,发射塔架后一层回转平台打开,乳白色箭体上,鲜艳的五星红旗和“中国航天”4个大字格外醒目。

离开军营那天,他们在载人航天发射场上整齐列队,向着巍峨的塔架,敬了军旅生涯中的最后一个军礼。

神箭威武,傲立大漠。

大漠航天人的肩膀上,永远担负着飞天圆梦的千钧重担

飞船总装工人稳稳地从外面关上飞船返回舱舱门,接着又关上轨道舱舱门。

1992年1月,我国载人航天工程正式上马。经过一番论证,工程指挥部最终把发射场选在了距离中心生活区约6公里的戈壁滩上。

发射塔架上人员全部撤离。完成了飞天前一切准备的两名航天员,静静地躺在距离地面50多米高的返回舱内。

2003年10月15日上午9时,神舟五号在长征2号F运载火箭的托举下,从西北大漠的载人航天发射场上拔地而起!

距离发射的时间越来越近,发射场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胸中有梦想,肩上有担当。大漠航天人在向宇宙进军的征途上,脚步越迈越快。

指挥大厅的显示屏上,实时传输着返回舱内的画面:景海鹏、陈冬表情从容淡然,面带微笑,时而扭头交流。

——2005年10月12日,航天员费俊龙、聂海胜风雪出征,开始了多人多天的太空飞行;

这是景海鹏的第三次太空之旅。这位50岁的特级航天员分别于2008年、2012年执行过神舟七号、九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

——2008年9月25日,神舟七号发射升空,航天员翟志刚出舱作业,实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太空漫步;

老骥伏枥。在媒体见面会上,景海鹏动情地说:“作为一名航天员,能够多次执行太空飞行任务,是我的梦想和追求。”

——2011年11月1日,神舟八号出征大漠,不久便与此前发射的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实现对接,成为一个小型空间站;

38岁的陈冬,即将成为中国第二批航天员中首次飞天的男航天员。“这次任务来得不早也不晚、不快也不慢,时机刚刚好。”他说。

——2012年6月16日,航天员景海鹏、刘旺、刘洋乘坐神舟九号遨游太空,全世界人民都领略了中国女航天员的巾帼英姿;

景海鹏和陈冬都是属马。“大马”拉“小马”,携手共飞天。陈冬说:“能与景海鹏师兄组成飞行乘组,我觉得很幸运,心里很踏实、非常有底!”

——2013年6月11日,神舟十号壮美出征,航天员王亚平太空授课的情景,永远刻在了亿万国人心中。

从神舟五号到神舟十号,中国航天员飞天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久——中国人正在成为太空的常客:

——2016年10月17日,神舟十一号发射成功,航天员景海鹏、陈冬将在太空飞行33天。

——2003年10月15日,航天员杨利伟进入太空,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将人类送上太空的国家;

大漠航天人用厚实的肩膀,托起了中华民族的飞天梦想。

——2005年10月12日,神舟六号把航天员费俊龙、聂海胜送入太空,中国实现了“多人多天”太空飞行;

大漠航天人的生命里,永远闪耀着牺牲奉献的精神之光

——2008年9月25日,航天员翟志刚在刘伯明和景海鹏的协助下出舱作业,实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太空漫步;

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内,长眠着包括聂荣臻元帅在内的740多位航天英烈,其中就有女研究员潘仁瑾。

——2012年6月16日,搭载航天员景海鹏、刘旺和女航天员刘洋的神舟九号载人飞船与天宫一号实施自动交会对接;

1962年,潘仁瑾考入西北军事电信工程学院。在那里结识了同班同学刘明山。4年的校园生活,让这对年轻人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2013年6月11日,航天员聂海胜、张晓光和女航天员王亚平组成的神舟十号飞行乘组再飞天宫,并进行了生动的太空授课;

大学毕业后,刘明山来到中心工作,潘仁瑾则留校当了教员。从此,两人过起了牛郎织女式的异地生活。为了更好地照顾丈夫,也为了心中的飞天梦想,婚后第3年,31岁的潘仁瑾不顾学校一再挽留,毅然奔赴大漠,成为一名发射场上的计量人。

这一次,景海鹏和陈冬将开展航天员在轨长期驻留相关项目的研究和验证。

为了做好计量工作,潘仁瑾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柔弱的女性——100多米高的塔架,她常常一天爬几个上下;在野外进行电磁兼容测试,她一呆就是十几个小时。

永利皇宫登录,太空中的中国宫——天宫二号,承载着中国空间站的新梦想。

每天都超负荷运转的身体,终于抵不住病魔的侵袭。潘仁瑾的胃开始不听招呼,经常不定期疼痛,吃不下东西。她利用到北京开会的机会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竟然是胃癌晚期。

可视电话里,传来两名航天员的声音:“我们感觉良好,请祖国和人民放心!”

生命的最后那段日子,潘仁瑾再也没能回到大漠。

景海鹏和陈冬再次调整束缚带,镇定等待着飞天那一刻。

1999年4月18日,潘仁瑾的骨灰从北京运回大漠戈壁。灵车经过的路上,近千名官兵垂首伫立,为这位在戈壁滩上工作了20多年的老大姐送行。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指挥大厅内,一片忙碌。上百名科技人员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各自面前的屏幕。

在中心发射测试站,装运科参谋柳晗一家三代坚守大漠、建功航天的故事,一直被官兵们津津乐道。

“……5,4,3,2,1……”随着王洪志清晰有力的倒计时口令,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柳晗的爷爷叫柳焕章,1958年他和同在医院工作的爱人张淑娟一起,成为我国航天事业的第一代奠基者。

7时30分,火箭在等待了四五秒钟之后,从尾部猛地喷出一股橘红色的火焰。发射塔架下方的导流槽内,几百吨水瞬间化为水汽。

1962年,柳晗的父亲柳林呱呱坠地。

伴随着空气燃烧的撕裂声,长征二号F火箭努力挣脱地球的引力,向着寥廓苍穹飞翔、飞翔!

30年后,载人航天工程立项上马。此时的柳林,已经成长为航天测控领域的技术骨干,而他在东风电视台当记者的妻子,也是单位的业务尖子。

这是长征二号F火箭的第13次飞行,也是长征火箭家族的第237次飞行。

或许是受到了父辈的影响,柳晗打小时候就立志像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那样当一名航天人。

长征精神气贯长虹,长征火箭翱翔苍穹。

2011年7月,柳晗顺利拿到了兰州理工大学机械设计制造专业的毕业证书。“我生在大漠,长在大漠,那里是我的根,我必须回去!”面对老师和同学的百般挽留,他毅然选择回归大漠。

80年前,中国工农红军历经艰难险阻,走过两万五千里,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2014年10月,柳家的第四代、柳晗的女儿柳沐萱来到了这个世界。

60年前,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中国航天事业开始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腾飞。

“我有个愿望,就是希望小沐萱长大后,也能像我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航天人!”看着女儿粉嘟嘟的小脸,柳晗的眼里射出坚毅的目光。

从长征路到飞天路,一代代中华儿女筚路蓝缕、薪火相传。不同的征程,相同的精神。

碧蓝天空中,长征火箭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逃逸塔分离”“助推器分离”“一级关机”“一二级分离”“整流罩分离”“二级关机……”

火箭每完成一个步骤,指挥大厅内都会响起掌声。

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黄伟芬紧紧盯着面前的计算机。数据显示,两名航天员一切生理参数均在正常范围内。

7时40分,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与火箭分离,建立运行姿态;两分钟后,飞船左右帆板展开。

紧接着,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指挥张又侠宣布:“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发射圆满成功!”

指挥大厅内一片沸腾。

距离发射场3公里的东风电厂车间内,在戈壁深处工作了28年的热动能动力设备检修技师蒋庆群,虽然看不到发射现场,但听着火箭的呼啸声就知道发射成功了。忙了一个通宵的他,长舒了一口气。

这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第89次发射。

像老蒋一样,如螺丝钉般铆在岗位上的东风航天人,太多太多……

1958年,十万建设大军悄然进入巴丹吉林沙漠深处,拉开了大规模的基地工程建设帷幕……

“死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东风航天人的胸膛里,跳动着忠诚报国的心脏;

“成功是硬道理,圆满是硬指标”——东风航天人的肩膀上,担负着飞天圆梦的重担;

“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东风航天人的生命里,闪耀着奉献的光芒。

58年栉风沐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作为我国航天事业的发祥地,已崛起为世界知名的航天发射中心。

截至今日,中国航天人在这里成功发射了104颗卫星、11艘飞船、1艘目标飞行器和1个空间实验室。

秋日的大漠东方,一轮似火朝阳冲破天际,冉冉升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